• <button id="9o9yo"><object id="9o9yo"></object></button>
  • <rp id="9o9yo"></rp><th id="9o9yo"></th>

    1. <em id="9o9yo"><acronym id="9o9yo"><input id="9o9yo"></input></acronym></em>
      <th id="9o9yo"></th>
      <rp id="9o9yo"></rp><th id="9o9yo"></th>
      歡迎光臨上海遍發電子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在線留言| 收藏本站| 新浪微博| 網站地圖

      咨詢熱線400-992-9592
      021-34280162

      您可能還在搜:led面板燈led工礦燈led工業照明led辦公照明工廠燈

      當前位置:首頁 » 遍發資訊中心 » 行業動態 » 紀念“光之詩人”莫勒 沒有他就沒有當今照明體驗

      紀念“光之詩人”莫勒 沒有他就沒有當今照明體驗

      文章出處:責任編輯:查看手機網址
      掃一掃!紀念“光之詩人”莫勒 沒有他就沒有當今照明體驗掃一掃!
      人氣:-發表時間:2019-12-19 15:38【

      詩意、謙遜、游戲和幽默感通常不是與照明設計相關聯的詞語,它被認為是一門嚴謹的學科,然而,它們卻是對德國照明設計師英格·莫勒(Ingo Maurer,1932~2019)作品的恰當描述。濾茶器、全息相片、金巴利酒瓶、破碎的陶器、潦草涂寫的便條等,他把這些零碎古怪的東西結合到燈具中,他為白熾燈泡安上飛翔的羽毛翅膀。從技術和功利主義的領域為燈具引入機智的、富有表現力的手法,讓他獲得了“光之詩人”的聲譽。

      過去40多年中,莫勒在他的慕尼黑工作室制作了近200種不同照明作品,以其他設計師難以企及的方式激發著敬畏之情。10月21日,這位多產設計師在慕尼黑家中去世,享年87歲。

      “說莫勒是一位照明設計師,就像把恩佐·法拉利(Enzo Ferrari)稱為汽車設計師一樣。從他的每一種設計,你會看到他享受著創作的樂趣,以及為實現最終結果而必須承擔的風險。”倫敦設計博物館館長德揚·蘇迪奇(Deyan Sudjic)這樣評價說。

      很少有工業設計師能夠在范圍更廣闊的創意文化領域占有一席之地,但莫勒的燈具及照明裝置曾在世界知名博物館展出,成為私人藝術品收藏家的藏品。2007年,紐約庫珀·休伊特國家設計博物館為他舉辦過“激發魔術”作品展。設計博物館策展人卡拉·麥卡蒂(Cara Mccarty)認為:“英格沒有接受過工業設計方面的正規教育,也許因此能夠擺脫產品設計的界限,加上直覺、好奇心與思想的獨立性,開啟了我們對光的體驗。如果沒有他的傳奇作品,我們的照明體驗將會完全不同。”

      事實上莫勒的作品并不華麗,也不是傳統上的漂亮,可能還有一些讓人覺得晦澀。1996年的“飛翔吧,蠟燭!”,他向觀眾提供了3D眼鏡。蠟燭漂浮在空間中,戴上眼鏡望去,每一個亮點中出現了兩顆心。1997年的“Zettle'Z 5”是他最著名的作品之一,幾十張夾在金屬細夾上的空白便箋紙加上兩個燈泡,讓使用者留下問候、提醒、備忘、筆記、笑話、引語或回憶的書面記憶。

      同樣是1997年,“愛迪生,你在哪里?”是向白熾燈泡發明者的致敬之作。鹵素燈向下投射燈光,半透明的丙烯酸燈罩上浮現出一個梨形燈泡的全息圖,像幽靈般漂浮著,同時是一種溫暖的光源,燈座還特意采用了愛迪生的側臉輪廓。燈罩全息圖的制作其實非常復雜,激光雕刻過程中必須避免任何振動,這項精確的工作只能在周圍沒有運輸卡車經過的夜晚進行。

      他的長期朋友、《Paper》雜志創始人之一金·哈斯特雷特(Kim Hastreiter)說他癡迷于穿過細絲的電流魔力:“莫勒喜歡剛剛問世的技術,對他來說就像特效魔術一樣使用在燈具中。他對燈光神奇與神秘品質的迷戀,使他超越了功能性燈具,為作品帶來有趣的研究和講故事的能力。”

      比起使用各種令人驚訝的材料,莫勒自稱對光的介質本身更感興趣。“我剛開始時專注于形式,后來意識到光本身更為重要。光是感性的、給人安慰的甚至是危險的,它超越了科學、自然和藝術,就像生活本身一樣強大。”

      英格·拉斐爾·莫勒1932年5月12日出生于德國南部靠近瑞士邊界的萊歇瑙島,他對光的迷戀可追溯到童年時期,與他的漁夫父親在博登湖上度過的時光。他曾經回憶說:“我經常和他在一起,在湖上做著白日夢。我認為自己在島上長大是有福的,因為被光包圍。我會觀察湖水的漣漪是如何反射光線的,多年后將這種體驗運用到我的作品中。

      由于戰時的艱難,他只上了6年學。15歲那年父親去世,莫勒離開學校,去當地印刷廠當排印工。1954至1958年,他在慕尼黑學習平面設計,1960年前往舊金山擔任平面設計師,從那里受到波普藝術的影響,3年后回到慕尼黑。1966年,他設計了他的第一件商業產品“燈泡燈”。

      “我在威尼斯參加一個玻璃項目,住在一家很便宜的酒店里,房間里掛著裸露的燈泡。有一天吃完午飯回到自己的小房間,我有點喝醉了,抬頭看著那個15瓦燈泡。剎那間念頭閃過,我覺得它充滿了詩意。”在去年出版的《我所學到的——25位創意者分享職業見解》一書中有莫勒的回憶段落,“我唯一想到的是,我必須用它做些什么。后來,我把草圖帶到穆拉諾島,請那里的工匠為我制作玻璃元件,這或多或少是一個開始。”

      就這樣,從平凡的實用工具轉化成出色的照明作品,莫勒有了第一個化腐朽為神奇的超現實靈感。他把標準的愛迪生燈泡裝入更大的燈泡形狀透明玻璃套筒中,插在折疊式鍍鉻金屬插座上,并簡單地稱之為“燈泡燈”。那個時期,富有遠見的現代設計大都來自丹麥或芬蘭等國,這件作品是少有的例外,1968年,它被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納入收藏品。

      莫勒決定在慕尼黑郊外開設工廠,自己生產“燈泡燈”,在老式工廠結合手工藝開發新設計。今年42歲的德國產品設計師克萊門斯·魏沙爾(Clemens Weisshaar)認為:“在灰暗的上世紀70年代,他賦予德國設計靈魂,成為這個工業國家中設計師兼企業家的榜樣之一。”

      自學成才的莫勒以直覺和本能工作,他的創作融合了德國的兩大文化遺產:一個是定義20世紀包豪斯和布勞恩現代主義設計傳統的技術專家,另一個來自19世紀德國浪漫主義藝術家的夢幻視像。以1992年設計的Lucellino為例,經典的燈泡被賦予一對手工制作的鵝毛翅膀,像發光的燈泡像天使一樣漂浮在房間中。Lucellino這一名稱結合了意大利語中“光”與“小鳥”兩個詞語,愛迪生的實用主義與巴洛克式的天使幻想在這里融為一體。

      莫勒的作品中,燈泡總是位于設計的中心,從白熾燈泡、低壓鹵素燈到LED照明系統,他的職業生涯軌跡與照明技術的發展正好平行,能夠憑借自有工廠的優勢試驗各種新技術。他用白熾燈打破既定的規范,用鹵素燈教會人們如何欣賞它的簡潔之美,借助LED展示了一種新的光源。

      20世紀80年代初,開發YaYaHo低壓鹵素照明系統幾乎使他的公司破產。這是一個模塊化的照明系統,帶有燈罩和鏡子的低壓鹵素燈被懸掛在細長的導體電纜上,它代表了一種新的美學方法,用戶成為設計師,針對特定空間進行定制和更改。YaYaHo的靈感來自莫勒在海地過新年節日的經歷,裸露的燈泡被當地人接到高架電纜上,變成臨時的路燈。

      帶著歡慶的記憶回到工作室,他設計了一套鹵素燈、變壓器、反射鏡等套件,從平行低壓電線垂下著色的鹵素燈泡,就像懸掛的珠寶一樣。也許想法有些瘋狂,他的新照明系統開發沒有得到銀行的貸款,不得不自行承擔所有的預融資。如今被廣泛模仿的YaYaHo最終取得了成功,無論從設計還是商業層面。

      自1966年創立以來,他的公司Ingo Maurer GmbH逐漸擴展,擁有員工總數70名,在慕尼黑北部施瓦賓格開展所有的生產活動。公司里沒有設置市場營銷部門。“與其他照明生產商不同,我們從不研究流行趨勢,也沒有背后的營銷計劃。我愿意冒險,這并不容易,但這就是我的創造力之所在。”他還說過,“當營銷變得比產品本身重要時,這是對人性的忽視。”

      在慕尼黑的日常工作日,“我進入公司,向所有人打個招呼,喝上一杯意式濃縮咖啡來啟動我的大腦。我的開發部門大約有15人,我們開始處理大約30個同時運行的不同項目,從大型公共項目到私人收藏品。慕尼黑是一個理想的生產基地,但是這座城市已經變得很富裕,缺乏挑釁的氣質。紐約仍然是我的靈感來源,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居住的城市”。

      雖然以“光之詩人”著稱,莫勒并不認為他的創作是藝術,他只是與團隊一起享受創造的樂趣,把自己的想法付諸實踐。“我喜歡下意識地工作,不會將我的創作與其他東西進行比較,僅僅為自己開創一些新的東西而已。在生活的各個層面上,風險都非常重要,否則你將永遠無法了解自己。”

      他一直處在開發LED的前沿,研究節能版本的OLED、平面光(Planar Light)等照明創新,二極管變得越來越小,光的強度卻越來越大。他的“EL.E.DEE”(2001)被普遍認為是世界上第一款LED臺燈,他也曾將LED燈珠貼在墻紙上,形成閃爍的玫瑰花結圖案。

      2008年,他與歐司朗公司合作設計了世界上第一批量產OLED照明設備“未來之初”。2012年,他與另一位德國設計師莫里茨·瓦爾德邁爾合作開發了“我的新火焰”燈,作為一個微妙而富有詩意的設計,256個LED逼真再現了蠟燭火焰的輕微閃爍。

      盡管如此,他仍然喜歡老式白熾燈泡,喜歡它所具有的金色色調和情感力量。“沒有什么能比得上燈泡絲的暖光了,你可以看到火焰和其中的靈魂。螺旋形的低能耗燈泡發出冷漠的白光,它們很無趣。我們當然應該節省能源,但不應該破壞生活氛圍。”

      如果說一盞燈是賦予人們光亮的物體,莫勒從傳統的燈具概念中脫離出來,取而代之的是無數替代性的想法。他把光視為一種服務,深知如何引導和塑造它們,允許使用者與之游戲和互動。也許,他的200多個設計從根本上關于同一個主題:依賴技術的復雜性,喚起人們的感覺與情感。

      遍發照明走的是不同的路線,始終堅持讓工業照明更亮更省,質量更穩定可靠,讓辦公照明、學校照明更健康!遍發照明走過了十幾年,還將在led照明行業走的更遠。

      此文關鍵字:

      相關資訊

      推薦產品

      国产精品全国免费观看高清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