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z0blj"></sub>

    1. 燃文小說 - 其他小說 - 這個世界很危險在線閱讀 -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青山難登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青山難登

              定住黑水波濤之后,葉青抬手一拋,地皇鐘懸于葉青頭頂,垂落萬道玄光,葉青則向黑水走去。

              雙腳踏在黑水波濤上的一瞬,葉青能清晰地感覺到黑水如被激怒,生出深深的惡意,似涌若動,如要將他淹沒、吞噬。

              不過,萬千玄光如山之重,如地之沉,死死封鎮著黑水,使之生不起半分漣漪與微波。

              遠遠望去,葉青就如仙人,頭頂銅鐘,身披玄光,踏清波,履平地,飄搖從容過黑水。

              有地皇鐘鎮壓黑水,葉青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就渡過了黑水,當踏上河岸的那一刻,葉青松了口氣,伸手一按,地皇鐘滴溜旋轉一圈,沒入葉青的頭頂。

              而在地皇鐘消失,玄光消散的一瞬,本是平定如鏡的黑水,忽再度奔騰起來。

              不僅如此,葉青的魔念感知中,整個黑水,似升騰起無邊怒火,驟然抬升百丈,駭浪滔天,朝著葉青壓下。

              “這是玩不起!”

              葉青嚇了一大跳,連忙退了數步,打算再次寄出地皇鐘。

              不過下一刻,就在駭浪落下之時,如撞上無形堤岸,轟然潰散,倒落入河流之中。

              黑水好似猶不甘心,波濤再起,轟然落下。

              可在離開黑水范圍、觸及河岸時,再度被無形之力阻隔,轟然破碎,倒流而回。

              “原來黑水無法離開河流的范圍啊,那我就放心了!”

              見狀,葉青收回手掌,不由松了口氣。

              看來黑水只能在河流以及河流的上空這個區域活動,一旦離開這個區域和范圍,就會被神秘力量所阻止。

              又過了十數息的時間,黑水見始終無法傷到岸上的葉青,終于放棄了對葉青的攻擊,恢復了先前的模樣。

              可是在葉青的感覺中,黑水對他的惡意不僅沒有消失或者減弱,反而愈來愈濃郁。

              他毫不懷疑,如果他敢踏足黑水的話,黑水絕對會不遺余力地弄死他。

              “氣性還挺大!”

              葉青摸了摸鼻子,頗為無語,堂堂黑水,卻如此記仇,一點兒都不大氣,白瞎了黑水這么霸氣的名字了。

              當然了,葉青也沒閑情撩撥黑水,見黑水奈何他不得后,便直接轉身離開。

              渡過黑水后,青山便近在咫尺,沿途也無危險,葉青徑直來到青山腳下。

              “這是……青銅山?!”

              剛才在遠處時,葉青還不覺什么,勒當站在青山山腳下時,他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青山的高大與巍峨。

              若然如此,倒也罷了,最令葉青驚異的是,眼前的山巒,居然不是土石堆砌而成,而是青銅。

              是的,青銅,整個山巒,都是由青銅凝聚而成,別無他物。

              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葉青還伸出手指,在青山上敲了兩下,當當的輕響聲,無一不表明,眼前的山巒,就是青銅山無疑。

              難怪整座青山都是青色的,都是青銅,能不青嗎?

              驚疑片刻后,葉青開始細細觀察起眼前的青銅山來,整座青銅山青碧無瑕,鬼斧神工,渾然一體,巍峨壯觀,宛如神跡,透著一股神秘莫測之感。

              數息后,葉青收回目光,低頭沉思著。

              他在思考,如何才能登上青山?

              好消息是,他沒有在青山上感受到任何不祥與危險。

              壞消息則死是,除卻山頂的華木外,整座青山之上沒有任何草木,陡峭而光滑,幾乎就如一面豎立的鏡子,光可鑒人,無可攀緣之處。

              就算是真氣,亦無可附著其上,其他詭器之流,更是沒有作用。

              所以,想要登上青山,貌似并不是一件易事。

              “所以,是要飛上去嗎?”

              葉青思索間,手中出現一個紙鶴,對著紙鶴吹了口氣,而后即見紙鶴扇動翅膀,向青山上飛去。

              剛開始,還比較正常,可慢慢的,葉青發現紙鶴的速度越來越慢,顯得沉重無比。

              因為那只紙鶴,正在逐漸向青銅轉變,且速度極快。

              數息之間,那個紙鶴就徹底化作青銅,附著其上的力量,自也消散無形。

              下一刻,化為青銅的紙鶴,直直墜下。

              葉青剛欲伸手去接那個墜落的紙鶴,準備觀察一下,就見那個青銅紙鶴在墜落的過程中,竟然直接四分五裂,化作漫天銅屑,隨風而散。

              見狀,葉青皺了皺眉,周身玄光映照,一躍而起。

              然而,剛飛躍至數丈高空,葉青便駭然發現,他的皮膚不知何時蒙上了一層銅銹,變得碧青,而他周身的玄光,卻未起到任何阻擋作用。

              葉青不敢再試,直接落下,落下之后,他皮膚上那層銅銹并未消失。

              葉青真氣震蕩,身上那層銅銹悉數崩碎,當然一同崩碎的還有他的皮膚血肉,好在變成銅銹的血肉并不多,在強大生機的彌補下,迅速恢復正常。

              “呼……看樣子是不能直接飛上去了……”葉青摸著鼻子,眉頭緊鎖,想起先前的事情,仍心有余悸。

              這青山的力量,果然詭異,就連玄黃母氣也無法抵擋,且整個過程無聲無息,他還沒察覺就中了招,屬實可怕。

              果然想登上青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唉,還是得靠你!”

              葉青無奈嘆了口氣,只能乖乖取出詭經。

              雖說心里對詭經多有忌憚,可每次到了緊要關頭,他所能依靠的,也只有詭經。

              唉,悲哀!

              “如何才能到登上青山?”

              葉青問著,將血滴落在詭經上,片刻后,詭經上出現一行血字:“五體投地,緣山而上……”

              “五體投地,緣山而上……”

              葉青翻了個白眼,這八個字,分開來他倒是認識,可連在一起,他就不知道什么意思了。

              你說你都給出答案了,為什么就不能直白點兒,總是遮遮掩掩的,擱這兒讓人猜?

              不過,對此葉青也沒辦法,詭經可是老謎語人了!

              五體投地和緣山而上,意思很簡單。

              所謂五體投地,即雙手雙膝與腦袋觸地,意為恭敬到了極點。

              五體投地,乃古之敬神、禮佛的最高禮儀。

              緣山而上,就更簡單了,就是說順山而上,沒有其他意思。

              可這兩個八竿子都打不著的詞兒連在一起,他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難不成還是五體投地地趴著,然后順山而上嗎?

              趴著,又怎么登山?

              玩兒呢?

      欧美裸体柔术牲交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