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z0blj"></sub>

    1. 燃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1993風華盡覽在線閱讀 - 第二百九十章、那年還落魄,站著如嘍啰

      第二百九十章、那年還落魄,站著如嘍啰

      書迷正在閱讀:升邪、斗破蒼穹、凡人修仙傳、武動乾坤、遮天、盤龍、星辰變、琴帝、圣堂
              這一次,宋陽可不好推脫藏拙了。

              一口氣轉入國內40億美元,懂的都懂。

              面前這人人都身居高位,是直接與中樞來往的。他們固然會對宋陽這伙人擁有這么多錢存在復雜的想法,但眼下主要關注的還是他們身上肩負的責任。

              某種程度上來說,是代上面問的。問計談不上,高人多得很,但多聽一些意見的態度現在表現出來了。

              宋陽已經有了心理準備,回燕京之前也跟施宥鳴討論過。

              一個知道大方向,一個懂具體的金融交易技巧。

              于是宋陽斟酌了一下就回答:“香島的重點,據我們研判得出的個人意見,應該是不在匯市,而是在股市。他們都清楚香島有國家支持,外匯儲備充足,想把香幣的匯率打垮是不可能的。香島本地投資者,包括咱們國家的很多投資者,在香島主要進行的投資方向還是股市!

              三人沒有表露出什么特別的反應,都只是先繼續認真傾聽,那位秦主任還熟練地拿著筆在他的小本子上迅捷地記錄著。

              宋陽決定把握這次難得的機會:“股市和匯市不同,匯市主要看香府的決心和實力,但股市當中的投資者太多、涉及到的投資主體太雜了。有市民、有機構、有各種背景的資金,戰場是一家家企業,這些企業又牽涉到就業、稅收!

              “而據我們觀察分析,現在進入香島布局的資金,不僅僅只有之前那一批純粹想靠金融炒作賺錢的游資,還有一些帶著更長遠目的來的資金。匯市做空,可以賺到錢了就抽身走人。股價被打下去,就會出現許多進入到優質企業獲得話語權甚至控制權的機會!

              “攻擊股市,一來很容易帶動小投資者的恐慌情緒,二來有可能抄底享股上市企業的優質資產,三來也是最重要的,咱們國家要不要親自下場救市?”

              宋陽頓了頓之后,嚴肅地說:“而香島股市對咱們國家的意義非凡,是許多內地優秀企業面向國際融資的窗口。香島金融業之所以繁榮,一是因為背靠了國家作為一個窗口的歷史機遇,二來就是一直所宣傳的自由金融港名聲。香島已經回歸了,哪怕只是香府自己親自下場,也會被看做是我們這個被他們另眼看待的國家干預自由金融市場!

              “這會打擊以后正常狀態下國際常規資金對香島金融市場的信心,至少很可能被他們這樣宣傳引導!

              他說到這里之后,暫時不再開口,而是等著他們的回應。

              “孫教授?”

              “宋先生的判斷,確實非常有道理!睂O教授先只說了這么一句,然后又問,“不知道,宋先生認為應不應該下場干預?”

              目前的香島股指,從之前16000點跌到了10000以下的過程中,當然還沒有下場。

              匯率是必須守的,畢竟匯率一崩,連鎖反應更大、更快。

              宋陽之前說的意思,是對方的攻擊重點會在股市,也很容易引起恐慌踩踏崩盤。一旦崩了,大量上市企業會極為難受。不論想什么方法渡過難關,總歸都需要讓渡利益,又有被抄底的風險。聽上去,得干預。

              然而宋陽所表達的那個遠期險惡用心,也不得不納入到更大的視野去考慮利益。

              聽孫教授這么問,宋陽很干脆地點頭:“該干預就一定要干預!我不懂經濟理論,但資本逐利,只要在香島上市的企業多、發展潛力強,那些正常的資金不會看著有錢不賺。況且,與其等到被攻擊崩盤讓那些國際資本去撿漏,不如在護盤的過程中就掌握住一些關鍵上市企業的話語權!

              “這……”秦主任是懂的,“更敏感吧,所有制的問題……”

              一旦來自官方的資金從二級市場吃下的股份過多,雖然幫助護住了股價,那也必然有所謂把許多香島公司變成“國企”的嫌疑。

              宋陽笑著說:“具體的策略我就不懂了,只交流一下個人看法嘛。當然了,也還有像我這樣的民間資本一起參與,主要是有了抗衡的力量,散戶的信心也不那么容易被擊潰。再之后市場回暖,之前吃下的股份再慢慢脫手也行啊,對香府來說,說不定也是一次成功的理財!

              潘勝聽到關鍵,立刻就仗著更熟悉一點問道:“宋總在香島還留了資金準備護盤?有多少?”

              難道不只是讓官方手里的外匯儲備多上40億美元?

              這已經遠超他當初承諾的100億香幣了。

              宋陽思索了一下,然后回答:“現在韓國那邊已經準備全面接受向imf求助,領導們知道的情報肯定比我多。據我所知,好像這第一筆到的錢,只能用于先還掉短期外債。韓國已經崩盤的企業,還是得不到資金!

              三人一時不知道他為什么把話題岔到那邊。

              宋陽繼續道:“我估計,最后韓國將會有一大批核心優質企業,不得不出讓很大比例的股份。一來度過眼前的局面,二來也借此獲得更大市場的準入機遇?瓷先ナ请p贏,但韓國這么多年積攢下來的一些具有技術積累的公司,恐怕要進入到姓歐美的階段了!

              “香島如果也變成這樣,遺患無窮!彼侮柨聪蚺藙,“我接手華國置業,也有點熱血的成分在內。香島的房價已經在一個很恐怖的高位,雖然有歷史原因,雖然現在降下來了不少,但香島上市公司的主體類型之一就是房地產企業!

              “所以我才說,打贏這一仗的善后恐怕非常之難。投資股市和投資樓市的人群高度重疊,或者說在香島有房產的人當中很大比例也都投資了股市,這次是雙重打擊。等后面那些房地產上市企業想要重新再把業績做起來,董先生的八萬五計劃是推不動的,反對者太多!

              “我僅僅控制著一個沒多少分量的華國置業是不夠的,所以我準備進入更多的房地產上市企業董事會。我想起到的主要作用,就是給他們繼續壓榨香島房地產潛力拖后腿,建議他們通過到內地投資度過眼前這復蘇的第一個階段!

              “只要香島的八萬五計劃能夠穩定推進個三五年,那將來的聲音就不會一邊倒。而完全讓普通底層絕望的房價,會讓香島的年輕人和下一代年輕人成為非常不穩定的因素。除了房地產、金融、貿易,香島是必須要發展起一個新的提供足夠多就業崗位的支柱產業來的!

              秦主任有點吃驚地看著他,沒想到他一個民營企業家居然會站在這個高度想問題。

              “其實也是為了賺錢!彼侮栃α诵,“要是能在香島主導一個大產業的可能性,那潛力真是難以想象,F在還在思考,也沒什么成熟方向。不過第一步,我們留在香島的資金總計還有超過50億美元!

              這算是回答了潘勝的問題。

              而看他們的反應,說出現在總的財富規模之后,因為有了更加富有“正義感”和“使命感”的遠期目標,也不至于讓人猜忌。

              短期內,留在香島的資金以李平的錢為主,此后就做穩健的資產管理。

              而宋陽留在香島的資金,確實有一些借助香島發達的影視娛樂產業基礎、已經在華語文化圈甚至更大范圍積累的文化影響力、香島人更了解西方文化的優勢,嘗試和美國那邊已經布局下來的互聯網產業相結合。

              總而言之,穿針引線,內地、香島、國外,最終希望能形成自己的一張網。

              這場見面,秦主任和孫教授他們問得多、聽得多、說得少。

              上面是怎么考慮的,宋陽也沒有打探或者追問的意思。

              他只是表達一些自己的見解,同時盡力讓某一些重要的人物更快接觸到來自二十多年已經沉淀多年、蓋棺定論的一些正確判斷。

              比如高房價最終會帶來的至卷境界。

              國內房地產市場的開放是擋不住的,在很長的階段確實利大于弊。

              但是相信香島的八萬五計劃如果能夠順利推動,也會帶來一些借鑒意義,讓國內這個領域不至于一下子趟得那么徹底。

              宋陽的重點始終還是放在自己能掌控、能去做的事上。

              至少在他這里,有這樣的機會說出一些話之后就算了,能不能起到作用不去管。

              他會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里按照自己的心意和價值觀念去耕耘。

              ……

              有了巨大的資金做后盾,三友電子之上成立控股集團、對萬燕發出收購邀約的事情正式啟動。

              那些都由段平去推動。

              宋陽回燕京,除了眼睛已經綠幽幽的姚佩華,還有惠多網97年的年會要參加。

              今年的時間定在了年底。

              亞洲金融海嘯正在讓第一代成長起來的大企業家們痛不欲生,馬騰和丁三石這樣的人雖然還在苦熬,但充滿著期待。

              “燒錢吧?”

              這話笑著問出口,馬騰和丁三石都苦笑著點頭。

              他們都已經做出了自己的產品,但現在的收益著實少得可憐。

              心氣比較高的他們并不像許多其他人一樣,只有個想法的階段就把計劃書遞到春芽投資那邊去過。

              也不像張潮,一開始就準備玩風險投資的套路,現在已經有點要風生水起的意思。

              “如果想好了,需要錢直接打電話!彼侮栔唤o了他們一個承諾,“雖然咱們國家的網絡基礎的目前的用戶基礎還都很薄弱,但只要團隊能活下去、堅持下去,肯定會有機會的。美國的互聯網既然能出上市公司,我們也能。一個產品不行,就多試一些產品;一種模式走不通,就換一種模式,總之還是靠人。能招得到人,養得起人!

              馬騰和丁三石都還想再撐一撐。

              前者還好,丁三石苦笑不已:“宋總,怎么雷哥那邊做的也是搜索引擎?”

              沒錯,丁三石做的第一個產品其實是搜索引擎。

              宋陽樂了:“老雷不能做?”

              丁三石嘆氣不已:“你們財大氣粗……”

              “看你啊,你要是愿意,我可以投錢啊,反正你們誰贏對我來說都一樣!

              丁三石搖著頭:“算了,我已經改方向了,像你說的一樣換一個產品試一試,馬上就會上線!

              “什么產品?說說?”

              丁三石到了第一代產品已經研發出來到了上線前夕,對宋陽也就不隱瞞了:“電子郵箱!

              “好得很!搞!”

              “……每一個你都說搞!”

              這是丁三石和馬騰他們在年會上聽宋陽說過很多次的。

              對于國內目前最早一批投身互聯網的人,宋陽過來似乎就是揣著錢想撒。

              “思想可別太保守啊,你們看張潮!

              張潮不是這個圈子的,他是海歸。最開始就從宋陽手里拿到錢的張潮,目前已經把門戶網站做得像模像樣了。

              而且知道宋陽有廣告公司,更是與驕陽廣告打得火熱,對姚佩華都不乏幾分小九九。

              只可惜,他的顏值跟宋陽相比差了太多,在各方各面也完全不能讓姚佩華改變職場上廣告女王、女強人的高冷狀態。

              目前,馬騰做的是工具型的軟件,丁三石馬上要改變方向的電子郵箱也算工具型的軟件,他們都沒找到穩定賺錢的思路。

              但是做門戶網站,他們也很清楚,那需要很多的錢來支撐,得招很多人。

              想做好,編輯團隊需要非常多。瀏覽量一起來,服務器的成本又很大。雖然已經有廣告這個盈利模式,那也意味著需要有一個市場團隊去跑業務。

              玩技術出身的他們,還是更習慣于直接把技術轉化為收益。

              “宋總,給點建議!別只是說可以給錢!瘪R騰開口問。

              宋陽直搖頭:“我先只給意見,能不能給錢。給了錢之后,才有心思給建議!

              既然已經不算陌生了,宋陽咧嘴說得直接。

              馬騰和丁三石無語地看著他,只覺得他一旦覺得什么東西好,馬上就能撒錢拉著一個大隊伍起來看。

              如今的他們,感受著多年之后他們給別人帶來的恐懼。

              宋陽一點都不急,某時某刻,當他們終于到了想要找錢的那一步,會第一個想到宋陽的。

              畢竟他的口碑不錯,有錢也舍得,還聊得來、能提供資源和建議。

              看宋陽在會場中左右逢源、十分積極的模樣,馬騰和丁三石相顧搖頭。

              總覺得自己也不差,一定能熬出頭的。

              就是現在不知道曙光在哪里。

              而這個宋陽已經是財富地位難以想象的人物。

              看在他會場中兩眼放光的模樣,想到他對自己二人基本都不多問、總是拍胸脯保證能給錢的姿態,丁三石問了一句:“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總覺得他認為我們一定能成!

              “……我也有這種感覺!瘪R騰點頭,那廝太熱情了。

              丁三石抿起了嘴緩緩點頭:“那咱就再熬一熬,底子更厚了,要錢也要得硬氣一點!

              “對了,你的電子郵箱是以什么形式提供服務?”

              丁三石轉頭看著他,然后憨厚地笑著:“就是網站,不做成專門的軟件!

              “這樣啊……”馬騰剛才其實想著,要是自己做的qq,每個號碼也能對應一個電子郵箱,也許是個不錯的主意。

              兩個最初在論壇上認識的老朋友繼續聊著,彼此也帶著些提防。

              莫名其妙的,互聯網雖然還根本賺不到錢,但開始各種嘗試的人越來越多。

              兩人聊著聊著就看向宋陽:一部分原因是因為這個家伙在撒幣吧?

              吃飯、合影,等到聚會散時,馬騰和丁三石站到了餐廳門口準備回賓館:今年不在是宋陽個人贊助全部費用了,其他人也要面子的。網友面基,哪能那么不平等?

              于是寒風中,就看到宋陽和眾人揮手告別后,坐上了一輛豪車,開車的是個漂亮至極的冷面大姐姐。

              馬騰和丁三石雙手插兜,站著如嘍啰:“一起打車走?”

              /106/106578/28879880.html

      欧美裸体柔术牲交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