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z0blj"></sub>

    1. 燃文小說 - 武俠修真 - 光陰之外在線閱讀 - 第四百二十四章 鬼帝降臨!

      第四百二十四章 鬼帝降臨!

      書迷正在閱讀:升邪、斗破蒼穹、凡人修仙傳、武動乾坤、遮天、盤龍、星辰變、琴帝、圣堂、修真世界
              詭異的世界里,比此地本身更詭異的一幕,正在進行。

              在那無窮的霧氣中,原本帶著貪婪與惡意想要吞噬許青記憶的大腦之樹,此刻在許青將丁一三二記憶散開,允許對方去吃掉的瞬間……

              大腦不由得顫抖起來。

              它看見了不能看的存在,此地沒有刑獄司之力的鎮壓,或許也是這個原因導致它看見后無法忘記。

              而專門吞噬記憶而存的它又很特殊,這一切就使得這大腦之樹承受的痛苦無比強烈,最終更是傳出了慘叫。

              四周其他的大腦之樹,似乎很少遇到類似的事情,又或者很久沒有經歷過,此刻竟一個個散出好奇的情緒波動。

              「怎么了怎么了?」

              「這么好吃?」

              「我也想試試!

              這些話語,讓許青立刻明白這些太虛界的大腦,某種程度還是有些單純了。

              而在這些大腦之樹的好奇中,許青面前慘叫的大腦,此刻叫聲變的凄厲起來。

              其身軀無論是大腦還是小腦,都在劇烈的蠕動,腦干更是抽搐,甚至散出了強烈的掙扎,想要后退。

              但許青的右手猛地一抓,死死的抓住對方,手指深深的凹陷下去,使其無法掙脫開來,隨后平靜的傳出話語。

              「好吃嗎!

              「我……」那大腦之樹慘叫越發驚人,傳遍四方,下一瞬轟的一聲直接就崩潰爆開,四分五裂下化作無數粘液四濺開來。

              形神俱滅。

              它的死亡,讓四周剎那寂靜,其他的大腦頭顱就算是再單純,如今也都反應過來,一個個瞬間倒退,更有尖叫傳出。

              「它怎么炸了!」

              「這是吃了什么記憶!」

              「你給它吃了什么!」

              許青面無表情的甩了甩手上的粘液,若有所思。

              這是他臨時想到的方法,也有作為一次對丁一三二的試探與測試。

              實際上,許青并非對丁一三二如表面上那樣茫然未知。

              他雖不知曉具體,但竹簡的減少以及頭顱犯人的話語還有種種細節,都讓他早就分析出了部分答案。丁一三二存在了恐怖,自己應該蘇醒了很多次,但每次都記不住,許青心底喃喃。

              「必定是與神靈有關!

              「或許那是一尊可以所有看見記住者,都會陷入詛咒而死亡的存在?」

              「所有刑獄司對其的鎮壓,大概率就是讓所有看見者都遺忘,以遺忘來斬斷因果?」

              「這就是我對那段記憶想不起來的原因嗎?」

              許青沉吟,他隱約記得上一任獄卒和自己說過,當你認為知道了答案時,實際上還有更多在等待著你。

              「那么在我每一次的遺忘前,我得到的答案是這樣嗎?或者還有更深的隱秘,是我所不知道的?而我的答案,又有多少正確?」

              許青沉吟,目光落在其他大腦之樹上。

              這個詭異的太虛界,他覺得很有意思,這里不但可以讓自己獲得化妖訣,更能用來作為丁一三二的試探。

              許青準備再試一次,于是身體向前一步步走出,直接就出現在了一個大腦之樹的面前,對方身體一顫剛要閃躲,許青抬起右手。

              「很好吃的,來吃吧!

              那大腦似在掙扎,可對于記憶的渴望,還是讓它小心翼翼的靠近,碰觸到了許青的手掌,而其他的大腦之樹也都紛紛觀察。

              只是下一瞬,與許青碰觸的大腦之樹身體劇烈的哆嗦,發出凄厲的慘叫,所有的褶皺強烈扭曲要爆開時,

              許青飛速開口。

              「你看見了什么!」

              「我看見……」

              轟的一聲,沒等說完,這大腦之樹就四分五裂崩潰開來。

              許青面色難看,轉頭看向下一個大腦之樹。

              四周的所有大腦,都瞬間倒退,一個個散出驚恐的清晰波動,瘋狂遠去。

              許青有點不甘心,于是一晃追出,很快追上一個,在對方的尖叫中與其碰觸,柔聲開口。

              「來,很好吃的!

              就這里時間流逝,三天后,當太虛化妖宗的試煉時限到來時,等待在雕像面前的大雨用力一吸,頓時許青的身影出現在了大魚體內。

              在大魚身體一晃,轉頭的回歸中,出現在其體內的許青,回頭望向雕像,目中帶著遺憾,更有一些留戀。

              「可惜,并沒有完全試探出答案,只是探尋出了部分,若再給我一些時間……」

              許青心底喃喃,他覺得這里將會成為自己解開丁一三二的契機之地。

              「就是每一次到來,所需軍功太多!

              許青搖頭,隨后抬起手,一個樣子與大腦之樹相似的符文,漂浮在了他的手心上。

              這就是與太虛界的契約。

              每一個來此的試煉者,成功讓一個大腦之樹滿意所吞噬的記憶后,都會給予一個這樣的符文作為契約,使其能在之后展開化妖。

              化妖的消耗,除了修

              士本身承擔外,太虛界也將為其分擔一部分。

              具體怎么樣的比例,每個人都不一樣,要看與太虛界的那些大腦之樹所簽訂的的契約來決定。

              許青壓下心底的遺憾,再一揮手,其手心出現了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

              最終一共三十二個符文漂浮在他的面前。

              每一個都是一份契約,可以讓他將識海搬來之影幻化出來,至于承擔上對方將承受大半消耗,許青這里所浮出的很少。

              之所以如此,許青明白緣由。

              這是來自太虛界那些大腦之樹,對他善意的認同。

              數量這么多,也是因這份認同的分量很重。

              許青心底感慨,袖子一甩,將三十二個符文收起,隨后閉目打坐。

              時間流逝,不知不覺里他的身體再次一震,傳送的感覺浮現中,他的身影消失在了大魚體內,回歸到了郡都太虛化妖宗分宗感悟隔間里。

              隨著傳送的結束,許青睜開雙目,回憶這三天的經歷,最終深吸口氣,站起身走出隔間。

              他準備回劍閣的修行室,去試試化妖訣是否如自己所想那樣,能將鬼帝幻化出來。

              帶著這樣的想法,許青一晃飛出太虛化妖宗分宗,直奔大地,到了劍閣后立刻踏入,隨后開啟四周的陣法防護。

              做完這些,在修行室內,許青查看四周。

              劍閣的修行室自成空間,范圍很大。

              確定這里可以勉強容納鬼帝之影后,許青目中浮現期待,取出一枚大腦之樹的契約符文,將其慢慢融入識海鬼帝山。

              隨著靠近,這符文閃耀璀璨之芒。

              光芒越來越大,最終化作光海將鬼帝山籠罩在內。

              與此同時在許青的身體外,一道模糊的山峰赫然出現在他的身上,將其身影漸漸取代。

              雖比真正的鬼帝山要小很多,可依舊驚人,而仔細去看,可以看到此山是一個盤膝打坐的人形!

              雖整體還是半透明,處于模糊之中,但卻難

              掩滔天之兇,依稀可見這人形身影身穿漆黑鎧甲,手持巨刃,肩上扛著二座世界。

              好似一尊邪神之靈,盤膝而坐。

              他身上每一寸鎧甲都蘊含了毀滅八方之力,巨刃更是仿佛可以切割世界。

              驚人的波動從他身上散出,帶著殘暴,帶著瘋狂,更帶著對天地的憤怒,聲勢驚天,氣吞萬古。

              隱約間還有一根棍子,在這身影的膝蓋上隨之幻化,散出驚恐威壓。

              這身影,正是鬼帝!

              至于相貌,與許青八分相似!

              只不過如今它的全貌只是具象了一成出來,并未實質,而劍閣在這一刻已經難以承受,傳出轟鳴,仿佛要碎裂。

              直至下一瞬,隨著咔嚓之聲的回蕩,許青識海內的那枚契約符文,直接崩潰四分五裂。

              光海消散,許青身體外的鬼帝虛影,也瞬間消散,一切不復存在。

              許青身體一震,睜開了眼,噴出一大口鮮血,可目中卻露出強烈的振奮之芒。

              「可以!」

              許青呼吸急促,他渴望鬼帝山幻化已久,但缺始終無法做到,直至方才的一瞬他終于感受到了成功的希望。

              雖最終還是失敗,但這是因為那枚契約符文承載到了極限。

              「十枚符文,應該可以完成一次具象化!」許青心動,深吸口氣,壓下繼續嘗試的念頭。

              他的契約符文如今只剩三十一枚,為了嘗試去浪費的話,許青有些肉疼。

              「可以作為我的殺手锏,大致去計算,我應該可以使用三次鬼帝之身!

              許青目中露出精芒,同時也在心底琢磨要繼續積累軍功,爭取在三次用完后,能有足夠的軍功再去一趟太虛界。

              而就在他這里盤算此事時,他的傳音玉簡震動,其內傳出隊長生無可戀的迷茫之聲。

              「小師弟……」

              許青一愣,拿出傳音玉簡。

              「又出了什么事?」

              「小師弟,你說憑啥啊,憑何?」玉簡內,隊長的聲音帶著苦澀,更有深深的茫然。

              「吳劍巫那傻子的問心,答案都是我給的,我當初買的材料高價賣給了他,我看著他全部背誦完,我甚至擔心他忘記,還考核了好幾遍,我更是看著他走向問心,最終我看著他……華光整整五千丈!」

              「五千丈。!」

              「一樣的答案一樣的材料,為啥我一丈啊,我本打算讓他也一丈,這樣還有個伴……」

              許青默認,半響后安慰了一句。

              「一丈也有一丈之好,至少這是唯一!

              玉簡內沉默,半響后傳來隊長失魂落魄之聲。

              「小師弟,你真不會安慰人!

              「你說那吳劍巫會不會在問心時又代入玄幽古皇,然后在大地面前吟詩?」

              「不行,我要去問問!」

              許青拿著玉簡,心底對隊長的經歷很是同情,考慮到師兄弟

              的情誼,所以許青默哀了幾息……

              然后飛速將玉簡收起,起身外出,開始接任務賺軍功。

              時間流逝,隊長最終沒有問出答案,許青不是很清楚,他這段日志主要精力都是放在了軍功上。

              各種巡邏,搜尋,抓捕以及協助的任務極多。

              這里面山河子以及王晨還有夜靈,幫了不少忙,他們分屬不同的部門,每次只要是有任務無論大小,都會喊著所有人一起。

              偶爾孔

              祥龍也會跑來,大家一起去完成任務,如此一來軍功雖被分攤,可完成的速度無比驚人。

              尤其是紫玄那里也聽說許青渴望軍功后,直接以八宗聯盟分總管事人的身份下令,于是多年來從八宗聯盟出來的執劍者,也都有所幫忙。

              畢竟許青的職位是宮主的隨行書令,這個身份以及萬丈華光,使得很多人愿意結交。

              更不用說大家本就是一個聯盟出來。

              之前是許青太過低調,很少與人接觸,大家沒有這個機會。

              如今紫玄的下令,眾人心底都是愿意的,舉手之勞的善緣之事,很少有人會排斥。

              于是到了最后,幾乎每天晚上許青都可以完成六七個任務。

              軍功自然而然開始增長,即便是數額不高,可看著軍功數字不斷地增加,一種滿足感還是會在心底升起。

              如此瘋狂的接任務,也使得許青在郡都的名氣越發的擴散開來。

              而刑獄司那里,許青白天的時候也會過去,一切如常,小男孩也沒有再出現什么問題。

              直至半個月后的這一天,剛剛走出丁一三二的許青,正要繼續去接任務,可還沒等離開刑獄司,他的執劍者令劍就傳來執劍宮的令旨。

              「許青,即可前來執劍宮!」

              令劍內的聲音很是威嚴,透著一股冷漠肅殺之意,更帶著不容質疑。

              ……

              我暫時還安全……瑟瑟發抖中。

              身邊朋友大半都陽。

              心里有點慌!

              wap.

              /103/103255/28879899.html

      欧美裸体柔术牲交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