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z0blj"></sub>

    1. 燃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千載謝東風在線閱讀 - 第一百一十章:剝絲抽繭,真相還原

      第一百一十章:剝絲抽繭,真相還原

      書迷正在閱讀:升邪、斗破蒼穹、凡人修仙傳、武動乾坤、遮天、盤龍、星辰變、琴帝、圣堂
              能在仙門里捉到鬼魂,可謂是稀奇事一樁,之前弟子間的傳言成了真。

              盧奉明竟然抓到了那鬼魂!

              除了本門弟子之外,其他的是十一位掌門也漏夜而來,他們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樣的鬼魂敢在仙門中作祟。

              “你們為何要在我星紀宗作亂?”盧奉明一直沒有將鎖鏈解開,

              “不為什么,好玩!敝荠i首先開口,看向盧奉明的眼神滿是仇恨厭惡。

              “只是為了好玩?”盧奉明嗤笑一聲,這樣的理由有誰會相信。

              “愛信不信!

              “冥頑不靈!”

              盧奉明氣極反笑,他看了看殿下的兩個鬼魂,這似乎不是他們的本來面目。

              一道法術打出,眾目睽睽之下,兩個鬼魂現出了原本的形容,正是霍小妹和周鵬。

              弟子們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們可是蘇小小帶來的客人!

              “是你們!”

              其他是十一位掌門也是驚詫萬分,眼前的鬼魂分明是慈尊蘇小小帶來的客人!

              “慈尊……”

              “怎么會這樣!”

              “不會的,不會的!”

              “我想起來了,之前為他們送飯,總是一口不動,也是,鬼魂吃不了東西!”

              一時之間,大殿上人聲如沸,他們不敢相信在星紀宗作亂的會是慈尊的朋友!

              “安靜!”盧奉明大聲呵斥,到底怎么辦,他心里有數。

              “掌門師叔,要不要請慈尊過來,”有弟子出聲提議。

              “不用,我看慈尊肯定是受了他們的蒙蔽!

              “盧掌門說的對,還是趕緊把他們兩個處置了吧!

              “來人,把他們兩個壓下去,明日超度!

              “且慢!”霍欞風覺得眼前的霍小妹十分眼熟,

              “霍掌門,您這是什么意思?”盧奉明面帶疑惑。

              “看起來他們不是大奸大惡之人,或許另有隱情!被魴麸L直覺不能讓他們隨意處置了霍小妹和周鵬,這才據理力爭。

              而一直沒有開口的霍小妹緩緩說道:“怎么,盧掌門還要再殺我一次嗎?”

              聲音不大,卻激起了所有人的猜測,她的話是什么意思?

              “莫要信口胡說!”盧奉明一拂袖,有些動怒。

              “盧掌門息怒,今日,本座要請大家看一場好戲!”

              就在這時,蘇小小一行人踏月而來,神明降世,雷霆萬鈞。

              “我們正在處理宗門之事,就不勞神君和慈尊大駕了!北R奉明越是如此說越是心虛。

              “正好文曲星君也在這里,斷案他最拿手,我們不妨就交給文曲星君來審問他們!

              可蘇小小沒有給盧奉明反駁的機會,直接用結界籠罩住了星紀宗大殿,使其成為一個獨立的空間。

              “慈尊這是何意?”幾位掌門一頭霧水,好好的怎么要下結界。

              “本座說了,要請各位掌門看一場好戲!”蘇小小不慌不忙的側身讓文曲星君走上高堂,又給了霍小妹和周鵬一個放心的眼神。

              “半月之前,這個鬼魂周鵬就已經通靈請本君審案了,只是當時另一位主人公沒有在場,所以案子就耽擱了下來,今日正好所有的主人公都在,本君便重新審理此案!

              文曲星君正襟危坐,身后的星紀圖騰襯的他俊美威嚴仙家氣勢十足,讓人不寒而栗。

              “升堂!”

              本來只是來看看是何方鬼魂敢來造次,沒想到發展到了如此地步,其他掌門面面相覷,選擇沉默不言。

              霍欞風心里更是痛如刀絞,他是不是忘了什么?

              “也好,我盧某行的正坐的直,又有何懼?”

              “文曲星君,這是溯世書,能回溯時光,肯定會用上的!

              蘇小小拿出溯世書交給了文曲星君,一切真相都要被一一揭開了。

              “多謝慈尊!”文曲星君接過溯世書轉頭看向了霍小妹和周鵬,“你們二人有何冤屈?”

              “包大人,我叫周鵬,本是大梁宗的弟子,僥幸存活就是為了替自己和霍小妹申冤報仇的!”

              周鵬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直勾勾的盯著旁邊的盧奉明,都到了這個時候,他還能鎮定自若。

              “大梁宗的弟子?”

              “我看他/她似乎是陰陽同體!”

              在場的幾位掌門仔細打量起周鵬來,身上的確有大梁宗的信物銀鈴,可為何會是陰陽同體呢?

              “這都要拜盧奉明盧掌門所賜!”周鵬的目光陰冷,若不是他自己怎么會淪落到如此地步!

              “滿口胡說,我根本沒有見過你,如何能害你呢?”盧奉明矢口否認,看來今天這一出就是針對自己的。

              他不能亂。

              “是你,是你挖走了周鵬的骨髓,他只是一個小乞丐,你怎么能下得去手!也是,盧掌門向來心狠,連青梅竹馬都能算計,又有什么做不出來呢!”

              見盧奉明還是風輕云淡,霍小妹心里壓抑的仇恨被徹底點燃,憑什么他還能坐高臺!

              天道何其不公!

              隨著霍小妹情緒的起伏,星紀宗的大殿也發生了變化,所有人置身于一處喜堂之中。

              日落黃昏,一對佳偶天成正在舉行婚禮。

              這本該是幸福的場景,但所有人沒想到變故就在一瞬間,新郎拔劍刺向了新娘。

              二人回過頭來,正是盧奉明和霍小妹。

              “生犀不敢燒,燃之有異香,沾衣帶,人能與鬼通。忘川之畔,與君長相憩,爛泥之中,與君發相纏,寸心無可表,唯有魂一縷,燃起靈犀一爐,枯骨生出曼陀羅!

              蘇小小反復的說著這段話,之所以所有人都能看見霍小妹的過去,就是因為星紀宗的大殿常年燃燒著犀角香。

              “盧奉明,多年來的心心相印,原來,你只是為了今日嗎!被粜∶靡灰u紅衣笑看著盧奉明,盧奉明步步逼近對著霍小妹說:“對不起!

              霍小妹不再去看盧奉明,轉頭看著那對紅燭,默默的說:動手吧,為了你的仙途大業!

              盧奉明閉上眼睛,然后,睜開雙眼,下定決心,抽離了霍小妹的元神,他在手中凝聚真氣,對著霍小妹的天靈蓋,一掌下去,散盡法力。

              明明是新婚之夜,盧奉明卻看著霍小妹飽受挖心之痛,卻也不肯開口說一句話。

              他只是,一直笑著。

              盧奉明感受到自己的心好痛,終是不忍,閉上了雙眼。

              霍小妹看著自己的三魂七魄只剩下一魂后,終于轉過身對盧奉明說道:盧奉明,我恨你,但愿如果還有來生,我不要遇見你,也不要愛上你,因為愛你實在是太累了,我不愿掉進你的蜜罐了,都是毒……”

              說著,霍小妹的身體各處開始流出鮮紅的血液,她最后大笑一聲,說:“祝你能仙路恒昌!”

              霍小妹看著自己的最后一絲魂魄被抽離,沒了氣息。

              她睜著依舊在流血的眼睛,誓死也不愿合上慢慢的倒在自己的血泊之中。

              盧奉明睜開眼睛,立刻抱起霍小妹,不停的說:“對不起,對不起,我是真的沒有辦法了……”

              此時,星紀宗的大殿如同死一般的寂靜,誰也發不出聲音來。

              死在最幸福的新婚之夜,太過殘忍。

              眾人看著眼前的一幕,只見霍小妹滿頭白發,七竅流血,全身撕裂,血流成河,靜靜的被盧奉明抱在懷里。

              眼見霍小妹被盧奉明殺死,霍掌門的心口就越發難受,有什么答案快要呼之欲出。

              “盧掌門,你……”

              “興許是假的……”

              “太殘忍了……”

              十一位掌門和弟子不知說些什么才好,他們看到的真的是真實的嗎?

              不過,他們怎么越看霍小妹越像霍掌門呢。

              不多時,畫面又發生了變化,有人推門而進,正是霍欞風,霍掌門。

              彼時霍掌門還沒有成為七絕山的掌門,少年身上還略顯青澀。

              他看著霍小妹身上有盧奉明施法的痕跡,怒吼道:“盧奉明,你對我小妹做了什么!她怎么會死?!”

              盧奉明不語,霍欞風氣得發瘋,他也不用法術,直接將盧奉明按在地上毆打。

              “我對不起她,但我沒辦法,我要成為最厲害的,只有獻祭這一個方法,對不起,對不起……”

              即便被霍欞風往死里打,盧奉明還是重復著剛才的話,只是不停的說:“對不起,對不起……”

              電光火石間,霍欞風明白了盧奉明話里的意思,所有的一切都是盧奉明策劃好的。

              霍欞風冷笑一聲:“哈哈,真是諷刺,盧奉明,原來你多年來對小妹的關愛只是出于你的仙途和算計,可是,我的妹妹卻付出了真心,你下去陪她吧!”

              就在霍欞風的配劍要刺進盧奉命的心臟之時,一直渾渾噩噩的盧奉明突然清明過來,他謀劃了這么久,不能功虧一簣!

              霍欞風沒想到盧奉命會突然反抗,再加上盧奉明獻祭已成,法力大增,他打不過盧奉明了。

              盧奉明趁機搶過霍欞風的佩劍扔到了地上,他真的不想殺死她的哥哥了。

              于是盧奉明一個手刀劈暈了霍欞風,今天的一切,他永遠都不會記得了。

              繁復的法印打進霍欞風的身體,他會忘記今日的一切,也會忘記自己還有一個血濃于水的妹妹。

              可是霍小妹錯付的真心永遠被埋葬在那場陰謀里,永不超生。

              其實,他們幾人也是有過美好過往的。

              那年他們還是青蔥少年,世間所有的美好都觸手可及。

              “若誰九十七歲死,奈何橋上等三年……”

              霍小妹輕輕合上話本,放松身子靠在盧奉明懷里,半閉起眼,唏噓而嘆,“人生百年,于我們而言不過短短一瞬,可若是與你分離,縱然只是三年,也如一生般漫長!

              “若有朝一日我們分開了,莫說三年,便是三千年,三萬年,我也等你!北R奉明淺笑著,將懷中人攬的更緊些,低頭吻了吻那微微泛紅的耳尖。

              珠簾紗幔垂下,白裳錦袍交疊而落,窸窸窒窣間話本子掉到地上,燭影搖曳,殘角泛黃的紙上,雪蘭花灼灼盛開。

              可惜,是沒有,如果的。

              wap.

              /107/107422/28879887.html

      欧美裸体柔术牲交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