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z0blj"></sub>

    1. 燃文小說 - 歷史軍事 - 炮灰嫡女重生后,她被全皇室團寵在線閱讀 - 第129章:戲精上身的白狐

      第129章:戲精上身的白狐

              蘇小小駕馬,一路向著山林深處而去。

              軒轅清沐緊隨其后,看著前方策馬奔騰的少女,眼底暗光流轉。

              唇角,不自覺地揚起一抹笑。

              兩人策馬行到了一處水潭邊,相視一笑,眼中是難得的真誠。

              “馬術不錯!避庌@清沐翻身下馬。

              蘇小小擦了擦額上的汗,眼中光彩驚人,“你也不錯!

              軒轅清沐笑笑,走到水潭邊,“你不去獵物,不怕最后去喂豬?”

              蘇小小伸了個懶腰,眨眼看向軒轅清沐,“有夫君作陪,喂豬我也愿意!

              軒轅清沐瞥了她一眼,語帶嫌棄,“要喂你自己喂!

              喂豬?

              呵呵,這些豬吃了他喂的吃食,怕是會消化不了。

              蘇小小掃了眼四周,神色慵懶,“風景倒是挺好!

              話剛說完,忽地頭皮一麻,一股寒意由腳底直竄腦海。

              幾乎同一時間,軒轅清沐一把拽住她,飄身后退。

              一支泛著寒光的利箭,從林中射出,直直插進水潭,濺起數米高的水花。

              軒轅清沐眸光冰寒,冷聲道:“閣下既然來了,何必藏頭露尾?”

              蘇小小瞇了瞇眼,眼底逐漸浮現殺意,“右后方!

              無頭無腦的三個字,軒轅清沐在她話音落下時,抽出腰間長劍,身形一閃,向著右后方刺去。

              隱在林間的黑彥,看著刺來的長劍,瞳孔微微一縮,旋身躲避。

              眼看軒轅清沐將他的身形逼出,蘇小小握著匕首,毫不遲疑地朝他后心刺去。

              黑彥微微扭頭,與軒轅清沐硬碰了一招,借機躲開蘇小小的殺招。

              “是你!”看清了黑彥的樣子,蘇小小眼中殺意更濃。

              黑彥飄身站在水潭邊,劍尖斜向下,上半張臉戴著銀色面具。

              他抬手擦去嘴角的血跡,勾了勾唇角,“大皇子,淑玥郡主,又見面了!

              蘇小小瞳孔滿含殺意,冷冷道:“是林婉如派你來的吧?”

              黑彥定定看著她,意味莫名地說了一句,“郡主可真是好福氣!

              話落,身子向后仰倒,跌入水潭。

              蘇小小手一揮,數根銀針沒入水下。

              軒轅清沐眉眼沉了沉:“跑了!

              蘇小小惋惜地嘆了一口氣:“真是可惜了!

              水潭之下,黑彥死死咬著下唇,拔了后肩上的銀針。

              他緩緩抬眼,看了眼光線迷蒙的水面,緩緩向潭底游去。

              軒轅清沐看著潭面的漣漪消散,側眸看向蘇小小,“刺殺攝政王的也是他?”

              蘇小小沉著臉點了點頭:“嗯,若我猜的不錯,他應該是林婉如的人!

              軒轅清沐轉身:“走吧,不想喂豬就去找點獵物!

              二人翻身上馬,悠閑地晃悠著,根本沒將剛才的刺殺插曲放在眼里。

              忽地,一道白色的身影從右側方一閃而過。

              蘇小小發出驚疑:“白狐?”

              軒轅清沐拉緊馬繩:“追!”

              二人追隨著白狐,漸漸進入了獵苑的范圍外。

              此處的樹木,愈加茂密。

              二人果斷決定,舍棄馬匹。

              “過來!”軒轅清沐看了眼蘇小小,朝她伸出手。

              蘇小小瞬間明白了他的意思,將手遞給他。

              軒轅清沐一把將蘇小小拽入懷中,摟住她纖細的腰肢,迅速向著前方白影追去。

              清冽的松木香縈繞鼻尖,蘇小小隱隱覺得胸口開始翻涌,立馬閉上眼,將臉死死埋在軒轅清沐胸前。

              凜冽的風聲從耳旁呼嘯而過,不知過了多久,腳下再次傳來腳踏實地的感覺。

              蘇小小頭暈惡心地睜開眼,一把推開軒轅清沐,扶著樹干開始干嘔。

              軒轅清沐臉色黑得幾乎滴墨,額角直跳。

              直到眼尾被逼出生理性淚水,喉嚨因為干嘔,刺痛生疼,蘇小小才勉強壓住胸口的翻涌。

              她臉色蒼白地扶著樹干,擦了擦眼尾的淚,啞著嗓音問道:“白狐呢?”

              軒轅清沐看她吐得站都站不穩,還惦記著白狐,嘴角抽了抽,抬手向前一指,“在那呢!

              蘇小小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過去,愣了一愣,“死了?”

              軒轅清沐看著仰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白狐,語氣寒涼,“死了就把皮扒了!

              他話音落下,一動不動的白狐,后腿忽地動了一下。

              蘇小。骸啊.”

              戲精上身?

              軒轅清沐冷冷一笑:“自己過來,還是我揪你過來?”

              白狐躺在地上裝死,繼續一動不動。

              就在軒轅清沐耐心告竭時,白狐動了。

              蘇小小尚未反應過來,臉頰傳來毛絨絨的觸感。

              她愣愣地看向自己肩膀,剛好對上一雙圓溜溜的眼。

              白狐眼中,帶著討好,小腦袋不斷蹭著她的臉頰。

              魏曲馨看它可愛的小模樣,忍不住伸手戳了戳它的小腦袋。

              指尖下,溫暖而毛毛的觸感,讓她忍不住將手覆上去,揉了揉。

              看著它小腦袋上的毛被揉亂,中間還豎起一撮,呆萌可愛。

              魏曲馨面上笑意濃重,驚訝地看向軒轅清沐,“好通靈的白狐!

              狐貍是萬獸中最聰明的生物,但如此通靈的,極為少見。

              軒轅清沐皺了皺眉:“你能不能換個地方再逗它?”

              蘇小小翻了個白眼,軟著腳向一旁走了幾步。

              軒轅清沐這才走到她身旁,看著端坐在她肩頭,尾巴一甩一甩的白狐,冷哼一聲,“跑啊,怎么不跑了!”

              白狐看他走來,直接轉了個屁股給他。

              軒轅清沐眉眼冷了下去,伸手揪住它的尾巴,將它倒提起來,甩了甩,“呵,脾氣還不小!

              蘇小小看白狐被他拎在手中一甩一甩的,連忙叫道:“哎,別這樣拎它,它會……”

              剩下的話,在軒轅清沐寒涼的視線中,咽了回去,給了白狐一個自求多福的眼神。

              小家伙,姐姐愛莫能助,你自救吧。

              白狐沖著軒轅清沐齜了齜牙,小爪子朝他揮了揮,威脅意味十足,“呦呦……”

              軒轅清沐冷冷一笑:“雖然小了點,但本殿不介意嘗一嘗狐貍的味道!

              白狐一聽,揮舞的小爪子停下。

              它默默看了眼自己的爪子,四爪攤開,頭垂下,繼續裝死。

              緊接著,空氣中傳來輕微的噗聲。

              軒轅清沐五官變得扭曲,甩手就將白狐扔了出去,掏出絹帕不斷擦拭著手。

              wap.

              /106/106756/28879877.html

      欧美裸体柔术牲交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