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z0blj"></sub>

    1. 燃文小說 - 玄幻魔法 - 絕不原諒!哥哥們被我虐得國破家亡在線閱讀 - 第214章 凝香館是什么地方

      第214章 凝香館是什么地方

      書迷正在閱讀:升邪、斗破蒼穹、凡人修仙傳、武動乾坤、遮天、盤龍、星辰變、琴帝、圣堂、修真世界
              晏引霄端坐在書房里,正認真的看著各地的密報,近日事件頻發,密報頗多,他還積壓了許多沒看。

              于是當他聽著外頭石淞嘰里呱啦的喊叫聲,眉頭死死的擰了起來。

              雖然聽不清他喊得是什么,可實在是太聒噪了。

              晏引霄深吸了一口氣,緩緩放下書,又提了書房里的劍,便想找他算賬。

              誰知石淞便猛地一下打開了門。

              晏引霄歪著頭看他,面無表情。

              石淞沒意識到發生了什么,而是捏著手里的信件,喜上眉梢:“主子,您的好日子來了!王妃約您出去約會!”

              晏引霄聽了,緩緩將歪著的頭擺正,原本陰鷙的眼神在一瞬間亮了起來:“你說韞宜找我約會?”

              “是嘞是嘞!”

              石淞捏著手里的紙條,緩緩走了進來,他一邊走還一邊縮著脖子,只覺得書房里頭是涼颼颼的。

              “今日屬下出門時在門口發現的紙條,里頭寫了,王妃約您去凝香館一敘。至于紙條的真偽、字跡是否屬于王妃,隱衛查明還需要一柱香時間,不過屬下找來隱衛問過了,青云觀的馬車正停在凝香館門口,因此這張紙條大概率做不得假!”

              石淞說完,又是傻乎乎的笑了:“主子,您盼望了那么久,讀了那么多《男德》,不就是想要在見到王妃之后,讓她眼前一亮,更愛你嗎?此刻,您終于是苦盡甘來了!”

              晏引霄聽了這話,也想笑,可隨即又繃住了。

              他佯裝淡定的坐回了書桌前的座位上,又冷哼一聲開口:“你說誰盼望已久?那些垃圾書我才沒看,女人對我來說不過是可有可無的存在……”

              石淞皺著眉看他。

              “不過今日公務結束的早,既然她那么期待和我約會,那就勉為其難去一下吧~~”

              石淞嘴角抽搐了一下。

              “就知道您心急,馬車已經在在門外備著了,您可以即刻啟程!”

              晏引霄看著石淞這副火急火燎的模樣,又是冷哼一聲:“誰說我心急了?我根本不著急,我要回臥房!

              “啊,回臥房?也可以也可以,雖然您武藝高強,也不怕別人算計。但最好等隱衛查清紙條的真偽再去也不遲!

              石淞為晏引霄的謹慎豎起大拇指。

              “給我五分鐘,回去沐浴更衣,換一套好看的衣裳!

              石淞默默收回了自己的大拇指。

              晏引霄乜了他一眼,留下這句話,就駕起輕功,極速的飛回了自己的院子里。

              等回了自己的院子,晏引霄又突然覺得有些奇怪。

              這凝香館是什么地方?是新開的茶樓嗎?這名字怎么聽著來流里流氣的?

              ——————————

              小奶狗攔在了藍韞宜的身前,藍韞宜瞧著他真摯的眼神不像是在爭風吃醋,于是緩緩停下了腳步。

              “他是什么時候來得凝香館?”

              藍韞宜對著他柔聲問了句。

              來這凝香館的無非是男人和女人,女人是來找樂子的,凝香館里出現的男人,便大多是小倌了。

              “半個月之前來的,名字叫藺玉,媽媽看他生的貌美,覺得他將來一定是大富大貴之命,便千依百順的寵著他,他都不需要和我們一起挨餓、練舞呢!”

              小奶狗的語氣是酸溜溜的,不過見藍韞宜終于搭理他了,臉上露出了一個癡癡的笑。

              半個月前,那就是在白貞兒死后不久。

              藍韞宜忖度著,又問了一句:“那他來到此處,可有接待什么人?例如長得妖艷、渾身香氣的女人?”

              小奶狗聽到這句話,臉上是笑不出來了。

              “姐姐您是想問他是否接待過客人是吧?女人就是這樣,毀了人家清白之后又不愛惜人家,他未曾掛牌,天真又純情,什么都不懂,現在你該更喜歡他了吧!”

              小奶狗說完這句話,又以帕子掩面,嗚嗚的哭了起來。

              藍韞宜聽著他的話,總覺得哪里怪怪的,她不過是想問問這人從前是否接觸過可疑的人。

              不過看小奶狗哭得傷心,險些要背過氣去,想起凝香館里頭的人也都是可憐人,還是弱弱的扯了扯他的袖管,安撫道——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也沒有喜歡他,你別哭了!

              小奶狗聽了,一手甩掉帕子,又急切的握住了藍韞宜的手,朝著她粲然一笑:“我不難過,姐姐,有你在我就不難過……既然你喜歡我,那我們先去床上?”

              藍韞宜:……

              小奶狗說完這話,屏風后的男子微微一動,隨即又放下了手中的杯子朝著藍韞宜的方向走來。

              “想知道我的事情,直接來問我就行了,為何又要去問他,聽著俗人的污言穢語,也不怕臟了耳朵!

              藺玉的步伐穩健,身姿如松如竹,在配合著他的話語,看起來倒是又幾分傲骨。

              不過待他走近,藍韞宜便覺得他身上的香味是更加的濃烈了。

              一張玉面緩緩從屏風后出現,待所有人瞧見他那張精美絕倫的臉,肌膚白皙光滑的就像是緞錦,又是齊刷刷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小奶狗的哭聲停滯了一瞬,隨即又是抽搭的更加大聲了。

              藍韞宜看著他的臉,卻沒有什么反應。

              她平日里看晏引霄的臉看多了,拔高了她的審美,照鏡子的時候也總是能看見自己的臉,感覺對這種姿色的男子都有些免疫了。

              “既然公子愿意解答我的疑惑,那自然是好的,還請公子移步雅間一談!

              她剛想上前一步,卻被小奶狗死死的拽住了,藍韞宜只得無奈的轉過身,又對著他柔聲安撫:“我只是問他幾個問題,不會對他做什么的!

              藍韞宜說完這話,又覺得有些不對,為何她的話聽起來就像是四處留情的渣男。

              小奶狗聽了這才委委屈屈的點了點頭,他扁著嘴,又留戀的看著藍韞宜:“姐姐,你們聊完……寒兒等你……”

              藍韞宜嘴角抽搐,她敷衍的隨便安慰了幾句。

              可還未等她走兩步,凝香館的門口又傳來了一陣喧鬧。

              隨即是一道嘹亮的聲音,叫住了藍韞宜。

              wap.

              /106/106746/28879891.html

      欧美裸体柔术牲交视频